中國西藏網 > 科技

我在現場·照片背后的故事丨首上江源記

發布時間:2022-08-02 09:31:00來源: 新華社


這是7月26日拍攝的長江源區一角。

  莽莽江源,蘊含著無窮的奧秘。

  7月24日,2022年江源綜合科學考察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啟動。我作為隨隊的唯一一個媒體記者,全程參與、目擊科考人員為江源“體檢”的過程,用鏡頭記錄下了科考的日日夜夜。在我人生中第一次青藏高原之旅中,我跟隨20余位水文與水資源、水生態與水環境等領域研究人員,在“無人無路無圖”、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原,記錄了一場艱苦的科學考察。


7月24日,長江科學院科考隊員在瀾滄江源區的雜多進行科考工作。

   “高反的苦惱”

  地處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地區,是長江、黃河、瀾滄江的發源地。這里高山群嶺聳峙,冰川濕地綿延,大大小小的溪流、沼澤、湖泊交織,是世界高海拔地區生物多樣性最集中的區域,也是這次科考最核心的區域。

  從到達玉樹開始,我明顯感覺到缺氧導致的大腦脹痛,而且眼睛充血、不由自主地流淚。即使大量喝水,嘴唇依舊干裂。特別是科考的最后幾天,在海拔近5000米的沱沱河、雁石坪,那種感覺更加劇烈。在結束一天的科考行程后,即使身體極度疲憊,兩腿就像灌了鉛一樣,但躺在床上,依舊輾轉反側、徹夜難眠。這樣的身體反應,只能靠加強心理暗示、緩慢行動來略微改善。


7月26日,來自長江科學院的科考隊員在長江源區進行科考工作。

  7月26日,我們來到長江源的一處辮狀河道后,被現場的景象震撼了:遠處巍峨的雪山,多股分汊水道在眼前的大小沙洲間來回搖擺、分分合合、相互交織,科考人員在岸邊專注取樣監測……

  看到這樣壯美的景觀,我激動不已,一口氣爬到對面30度山坡的一塊巨石上,忘了這是海拔4800米的高原。結果,我大口喘氣、心臟狂跳不止,只能扶著石頭,癱坐在那,一邊取出機器一邊提醒自己,一定要平穩心態、平緩呼吸……

  “借一點時間”

  由于科考項目種類多,涉及河流區域廣,在緊張的科考行程中,每天至少要行駛400公里,在山路上顛簸10多個小時,基本上每天都要去三、四個點位采樣、監測。一路上沒有信號,和后方編輯聯系非常困難。隊伍一大早出發,回到住處經常是晚上10點,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組織思路精心編輯稿件。

  為了保證發稿時效,在拍攝完上車后,我馬上掏出電腦在車上進行粗選編輯并發稿。劇烈顛簸使我的頭經常撞到車頂,車內劇烈搖晃讓我頭暈目眩,欲吐不止。經過幾天的適應,我調整了拍攝思路,打算在有效的時間內,進行有針對性的拍攝。


7月29日,長江科學院科考隊員劉晗在長江源區的布曲采集底棲動物樣本。

  在這次科考中,“90后”已成為隊中科研主力。其中過半年輕隊員也是首次上高原參加科考。他們在長江源和瀾滄江源區域每天起早貪黑,趕赴不同點位采樣、觀測,路線覆蓋長江、瀾滄江兩個源頭水系,克服高寒缺氧等困難,持續開展科學監測和研究。他們青春活力的臉龐、堅持不懈的身影,也成為青藏高原上一道道亮麗的風景。來自長江科學院的“90后”科考隊員劉晗,每到一處采樣河段都會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拉網捕魚、采集樣本,他敬業的精神讓我感動、敬佩。在兼顧科考各項內容的拍攝后,他成為我這次主要的拍攝對象之一。


7月27日,劉晗在長江源區的沱沱河沿科考。

  7月28日傍晚,劉晗在沱沱河沿,舉起漁網,照例采樣。夕陽西下,波光粼粼的水面與他的身影相融,溫暖的光線,讓眼前的畫面十分唯美。也許是老天眷顧,就在這個充滿畫意的現場下,遠處的大橋上,一列火車緩緩駛來,我迅速拿起相機,調整角度記錄下這幾乎完美的瞬間。


7月27日,劉晗(左二)在長江源區的沱沱河沿科考。

   “意外總不斷”

  這次采訪,我攜帶了一臺無人機設備,打算通過航拍的視角更加全面地記錄??傻竭_玉樹后,我就發現攜帶的三塊無人機電池居然也發生了“高反”,其中兩塊出現鼓包,無法使用。后面采訪中,只能在一次航拍結束后,迅速在車上充電,才能保證下一個點繼續使用。

  山路十分崎嶇,在這些天的行程中,我們的車隊經常出現車輛爆胎等意外情況,在這樣無人的荒野中,為保證整個車隊的安全,其他車輛不得不調轉車頭回來幫忙,這些突發的因素都增加了整個行程的時間。


7月28日,在格拉丹東雪山,來自長江科學院的科考隊員走向探測點位。

  7月28日,科考隊計劃在崗加曲巴進行冰川觀測。但是到了現場,我們發現探測點附近的一條河流已發育得較大,導致隊伍無法通過,車輛能到達的點與冰川探測點太遠,這讓我提前做的拍攝方案全部泡湯。隨后,隊里臨時決定,更換位置,徒步攀登到旁邊3公里的格拉丹東雪山一處探測點。

  格拉丹東雪山是唐古拉山脈主峰,長江正源沱沱河發源于此。冰川雖“近在眼前”,近距離接觸卻異常艱難。隊員攜帶著30多斤重的雷達探測設備,沿著河谷徒步攀登。坡面陡峭、亂石嶙峋,走個200米就得停下大口喘氣。3公里多的山坡,我們爬了1個多小時,才終于走到這個海拔5400米高的探測點。

  7月28日,在格拉丹東雪山,來自長江科學院的科考隊員定培中背負地質雷達設備走向探測點位時大口喘氣。


7月28日,來自長江科學院的科考隊員董士琦(左)、范越(中)、定培中在格拉丹東雪山上合影。

  在坡面近40度的冰川上,即使穿著冰爪,因冰川融化,腳底偶爾也會打滑。為保證畫面的豐富,我在拍攝完他們組裝設備后,借助著今年年初拍攝冬奧會雪上項目爬雪山的一些經驗,提前沖上雪坡的探測點,以俯視的視角,記錄他們攀爬的瞬間。在探測工作即將結束時,我又提前沖下雪坡,掏出僅剩不多電量的無人機,通過航拍的視角,完成這組雷達測冰川的圖片故事。


7月28日,來自長江科學院的科考隊員在格拉丹東雪山上。

  能夠作為隨隊參加科考的獨家記者,我十分榮幸。這是與科考隊、新華社青海分社的同事以及總社后方編輯部通力合作才有的難忘經歷。

  高原采訪拍攝不同于在平原,意外不斷、困難重重。作為新華社記者,要時刻保持積極主動、充滿好奇、靈活應對的心態,才能克服這些不利情況,將報道書寫在高原,傳遞到世界。

  7月27日,新華社青海分社記者李勁峰(右一)、陳杰(左二)與新華社湖北分社記者肖藝九(左三)、田中全在長江源區的囊極巴隴河道前合影。

  回看這次采訪照片,能夠有幾張滿意的瞬間,或收獲一份滿足,那么之前付出的艱辛就是值得的,這也是我們這些攝影記者在采訪拍攝中次次“受虐”卻“甘之如飴”的秘密所在。

  監制:蘭紅光

  統籌:費茂華 周大慶 劉金海

  記者:肖藝九

  編輯:徐金泉、李夢馨、尹棟遜、程婷婷

(責編: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江源科考:我用雷達測冰川

    在青海開展的2022年江源綜合科學考察中,冰川觀測是重要內容之一。來自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的科考隊員們,首次使用地質雷達探測長江源冰川厚度,積累基礎數據。[詳細]
  • 江源科考:“昆蟲捕手”探究高原生物多樣性

    高原地區的飛蛾有著與平原地區不同的生物特征??瓶及l現,江源地區的很多飛蛾絨毛比較厚,飛行相對緩慢。張國月介紹說,“高原地區晝夜溫差大,絨毛多、飛行慢,也是這邊飛蛾抗寒能力的體現?!?[詳細]
  • 青春閃耀長江源

    望著青山綠水,汪鈺婷說:“在這里,我們真正體會到了長江源頭的生態保護和綠色發展的高度統一?!?a href='../../../news/zcdt/202207/t20220727_7244879.html' target="_blank">[詳細]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