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原創

懷念恩師陳慶英先生

發布時間:2022-04-13 14:4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驚聞老師仙逝,大慟!

  今天下午五點多突然得到消息,老師已于兩個多小時前駕鶴西去,內疚、心痛、遺憾……再難自抑,淚水噴涌而出。本來老師去年滿80歲,中國藏學研究中心(下文簡稱“藏研中心”)準備在老師八十大壽時辦個活動,我們這幾個學生都寫篇文章為老師祝壽,卻因疫情而取消?!皹溆o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大慟!


圖為金雷獲得碩士學位時與評委會主席陳慶英老師合影 圖片由金雷提供

  我是老師的第一個博士生。當初報考時很是忐忑,經碩士導師曾國慶老師引見,給陳老師打了電話,老師約我去藏研中心談。到老師家時剛過中午,師母永紅老師極熱情,給我削了個梨子,聽說我在西藏工作過八年,特意端上來滿滿一碗糌粑。陳老師和藹可親,說話慢條斯理,我每求教老師一個問題,他都思索片刻,而后的回答都令我大受啟發。這一次見面,更讓我堅定信心,一定考上老師的博士,做陳師門下弟子!每每想起這次會面,師母慈祥的面容、老師睿智的談話,恍如昨日,人生無常,二老皆已仙逝。大慟!

  終于如愿考上,正式成為陳老師的開門弟子。除公共課外,我的專業課老師均是陳老師仔細斟酌之后選定,如廉湘民老師、才讓太老師、王堯老師等。上王堯老師的“敦煌吐蕃文獻”時,注意到有關“嗢末”的一段文字,又讀了周偉洲先生的《嗢末考》,感覺周先生的文章似有不妥之處。每周四是陳老師的“西藏中古歷史與文化”課,于是在周四老師的課上跟老師提起自己對《嗢末考》的質疑,老師說,“有想法是好事,你寫一篇拿給我看看”。一周后把自己寫的《嗢末新考》初稿交給老師,陳老師指出,寫考證文章,要批駁的內容應該是你認為有誤的源頭,周偉洲先生的《嗢末考》不是源頭,王忠先生的《新唐書吐蕃傳箋證》才是,稿中主要批駁《嗢末考》,而《新唐書吐蕃傳箋證》的相關內容只是論據的一部分,本末倒置。一語點醒夢中人,重新修改后交給老師,老師又指出一些細節需要注意的地方,再三修改后,終于得到老師的首肯,可以投稿了。此稿后來發在《西藏研究》2007年第4期。如今,老師走了,再聽不到老師的諄諄教誨,大慟!

  讀博士的第一個學期,師母永紅老師病入膏肓,在中日友好醫院住院。2006年8月底師母入院,幾天后做了腹水手術。因每周四要去藏研中心上課,下課后我就去醫院看師母。一次,恰好師母去檢查了,我便在病房等。師母的一個朋友來到病房,她是當時北京某醫院的護士長。我的長相太過樸實,又笨嘴拙舌的,她把我當成了保姆,很細致地教我如何給食具和日用品消毒,還教我如何照顧病人。師母檢查回來后,這位護士長指著我問:“新來的保姆?老家來的?”師母和老師都笑了。想起這件趣事,不禁啞然失笑,老師和師母的音容笑貌再次浮現在眼前,卻從此再不能見,大慟!

  從2006年9月師母手術后臥床不起到當年的12月1日師母過世,老師和師母的親朋好友都主動幫忙,兩人一班,輪流去中日友好醫院照顧師母。我是每周四上午去中心上課,下午去醫院,我和北京藏醫院的白瑪曲珍一班。如果單位沒別的事,上完課老師會和我一起去醫院,從藏研中心到中日友好醫院大概兩站地,不遠,都是走路過去。路過超市時,老師會挑選一些師母愛吃的小零食,到病房后老師喂給病床上的師母,鐵漢柔情,伉儷情深??粗蠋熀蛶熌?,想著醫生說師母已是癌癥晚期,來日無多,心中無限悵然。師母去世的頭一天是周四,剛好輪到我去病房照顧師母,師母已不能言語,但她心里很明白。護士進病房來消毒,平時并沒有這道程序,護士們也都穿著防護服。大概是下了病危通知,晚上,老師的家人們來了,讓我回學校,師母雖閉著眼,卻把手抬起來示意我回去。當晚做了一個夢,似乎是在電影院里,師母坐在我前排,穿著一件新衣服,衣服的標簽還沒剪。凌晨,手機鈴聲響起,說師母已撒手人寰。給師母做逝世祭期間,老師表現得很平靜。一段時間后,老師突然打電話說他要去拜望王堯先生,說下學期我有王老的課,讓我也一起過去,認識一下王老。王堯先生是陳老師讀研時的導師之一,陳老師對王老很敬重。見到王老,陳老師像是變成了孩子。王老問了一句:“你怎么樣?”老師落淚了,說:“感覺永紅還在,每天恍恍惚惚,什么也做不下去,還接受不了永紅已走了?!边@時才明白,在我們這些晚輩面前老師不會表露情緒,而在他的老師面前才流露出真情。往事如煙,如今,師母不在了,王堯先生不在了,老師也不在了。大慟!

  回首校園苦辣甜,恩師笑貌總依然。

  愿老師安息!一路走好!

2022年4月11日夜

 ?。ㄖ袊鞑鼐W 特約撰稿人/金雷 作者單位系西藏社科院民族研究所)

(責編: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懷念一個好老頭兒

    W020220412368706537217.jpg
    我喜歡和老頭兒(老先生)打交道,當偶爾遇到不太好的老頭兒時,也會被同事取笑:看,不都是好老頭兒的吧?使我對老頭兒有這般好印象,以至于以偏概全,其中原因就有陳慶英老師一個。 [詳細]
  • 乘鶴仙人去不回,空名黃鶴舊樓臺

    1111111.jpg
    此刻站在先生的遺像前,除了陰陽兩隔的痛苦和欲哭無淚的無助,悵然若失也突如其來。夜寒窗,夢迷茫,往事隨風追憶忙。[詳細]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