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北故事】留在心中的歌:難忘雙湖草原的前世與今生

發布時間:2022-08-01 10:36: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近日,我從新聞報道中獲悉,從7月19日開始,第二批西藏高海拔生態搬遷牧民從藏北雙湖縣多瑪鄉出發,陸續撤離平均海拔5000多米的“生命禁區”。

  

  這是住上安居房的雙湖縣多瑪鄉果根擦曲村村民。近日,這個村的村民開始搬遷至雅魯藏布江北岸的森布日安置點(唐召明提供,2008年9月16日攝)

  近萬名開發藏北無人區的拓荒者響應黨和政府的號召,陸續遷往千里之外的雅魯藏布江北岸低海拔地區去建設新家園。這是無人區開發建設史上的第二次命運大遷徙。

  從1987年至今,我先后11次來到這片“苦寒之地”,見證了這里從開發到建設的歷史變遷。

  很早以前,藏北草原就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過了西邊的西亞爾、俄亞爾、阿木爾,過了東邊的嘎爾、瑪爾、占木拉,這些地方沒有名字,人不分貧富貴賤。

  這沒有名字的地方就是西藏北部的大片無人區。說它是無人區,并非絕對沒有人煙,只是人煙極為稀少,加上地域極為遼闊,與無人區相差無幾。它的地域包括新疆以南、青海西南、西藏那曲西北部和西藏阿里東北部的廣闊地域,面積約為20多萬平方公里。

  很久以前,無人區曾有牧民放牧。那些牧民是為逃避舊西藏地方政府多如牛毛的苛捐雜稅而遷移過去的。無人區遠離拉薩、那曲,舊西藏地方政府官員無力管轄這片“不毛之地”,故而藏北無人區雖高寒缺氧,卻也是牧民的“自由之地”。

  舊西藏,藏族牧民和鄰近其他民族的糾紛連年不斷,械斗時有發生。械斗、廝殺死傷的都是無辜的貧苦牧民。此外,西藏、新疆交界地帶的土匪也常常流竄到無人區活動,他們奸淫燒殺、無惡不作。無人區牧民在這些惡勢力的侵擾之下無法安定,為數不多的幸存者只得逐步南遷,無人區的邊緣也隨之南移。從此,這片高寒缺氧的地方就逐漸成了人煙絕跡、野獸出沒的無人區。

  同西藏其它地方一樣,藏北草原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實現了人民公社化。隨著畜牧業的發展,出現了牲畜數量多,草場面積相對不足的畜草矛盾。于是,牧民群眾在大搞草場基本建設,增加原有草場載畜量的同時,千方百計地在尋找和開辟新的草場。人們便想到了申扎縣北部自然環境十分嚴酷,并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大片無人區,說出了壓在心底多年的夙愿:開發無人區,向它要草,讓它為社會主義貢獻力量!

  這大膽的建議,強烈的要求,引起那曲地委(現那曲市委)領導高度重視。在那曲地委的統一領導下,由申扎縣領導洛桑丹珍帶隊,一場新的進軍開始了。申扎、班戈、安多縣分別派出考察組,幾次深入無人區考察。同時,申扎縣的部分鄉村還組織人力,趕上牲畜,進入無人區進行試驗性放牧。在極其艱苦的環境里,考察組的藏漢族考察人員整整奮斗了7個多月。他們風餐露宿,行程萬里,對那里的草原水草分布,動植物資源、礦產資源、氣候條件等各方面情況做了周密考察,獲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用事實證明開發無人區有著重大的社會和經濟意義。

  于是,在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黨委領導下,1976年2月份成立雙湖辦事處,后來又成立了文部辦事處。很快,一次具有歷史意義的大搬遷開始了:2053名牧民群眾響應黨和政府開發無人區的號召,首先趕著16萬多頭(只)牛羊進入亙古荒原,使沉睡的“生命禁區”重新有了人煙。

  此后,一批批藏漢族干部群眾循著先行者足跡,開始在這里建立起他們新的家園,在這里的雪山草原間放牧著他們的牛羊、繁衍著他們的后代,創造著他們的生活,完成了無人區開發建設史的第一次命運大遷徙。

  

  這是對口援助單位的中國石油為雙湖設縣捐贈100萬元。經國務院批準,2013年7月26日,雙湖特別區“撤區建縣”正式掛牌(唐召明2013年7月26日攝)

  1993年,文部辦事處改為尼瑪縣,雙湖辦事處改為雙湖特別區。2013年,雙湖特別區改為現在的雙湖縣,雙湖縣也由此成為中國最年輕、世界海拔最高的縣級行政區。

  記得1987年盛夏,我第一次搭車來到雙湖辦事處采訪時,全鎮僅有10多排土建房屋和數頂帳篷,生活著幾十戶人家。那時,既沒有食堂,也沒有飯館。夜晚照明是柴油機發電,與外界保持聯系是一臺發報機。

  那時,從拉薩到雙湖的上千公里路真可謂是行路難。說是公路,其實并不是人工修建的公路,而是靠汽車輪子軋出來的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大部分路段是“車在路上跳、人在車里跳、心在肚里跳”的搓板路和泥濘路,汽車拋錨是“家常便飯”。即使一切順利,乘車也要走上三五天時間。趕上雨季,路上走上十天半月也是常有之事。加上海拔高、人煙稀少等原因,人們一提起雙湖都搖頭。那時的雙湖無論是自然距離,還是人們的心理距離的確都很遙遠。

  

  這是人們在參觀雙湖辦事處前身的申扎縣加林工作組遺址。它位于加林山下的俄東溝(唐召明2001年攝)

  追溯雙湖辦事處前身,那是1973年成立的申扎縣加林工作組。1974年初,加林工作組開赴無人區,在加林山下的俄東溝安營扎寨。

  1976年2月,在加林工作組的基礎上,成立了雙湖辦事處?!半p湖”因其駐地東5公里及北10公里處,有康如和惹角茶卡兩個湖而得名。

  

  這是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熱地(當時設有第一書記,后排戴圍巾者)于1976年考察雙湖辦事處的工作情況(唐召明翻拍資料圖片)

  當年4月份,時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熱地(當時設有第一書記)帶隊赴雙湖,就雙湖辦事處選址、搬遷牧民群眾生活及今后的發展潛力等方面進行了實地調研。

  經過一個多月的調查了解,熱地發現,當時雙湖所在地的選址,首先是地理位置不好,地處平壩子,正在風口上,寸草不生;二是當地水源采樣檢驗后,水質不合格。所以,熱地回到拉薩后,向自治區黨委建議,雙湖辦事處應該另行選址。區黨委同意了熱地的建議,決定對辦事處進行搬遷。


這是最后一次搬家來到索嘎山西麓至今的雙湖辦事處(現雙湖縣)小鎮舊貌(唐召明1987年攝)

  雙湖辦事處機關先是搬遷到無人區江愛的查桑,后來又搬遷到恰崗錯附近的瑪威山,再后來搬遷到索嘎山西麓2公里處一直到今天。搬來搬去,只是“雙湖”的名字沒有改變,保留至今。

  雙湖辦事處成立時,下設色瓦、尼瑪、查桑、榮瑪4個區,共有14個鄉,面積達18萬多平方公里,人口約有1萬人,有牲畜70多萬頭(只)。

  1988年那曲地區“撤區并鄉”時,雙湖的1區5鄉劃給了文部辦事處,1993年8月雙湖辦事處改為雙湖特別區,轄7個鄉、31個行政村,仍為縣級機構。不過,面積從18萬平方公里變成了后來的12萬平方公里。

  2009年,當我第五次來到改名的雙湖特別區時,已覺得雙湖不再遙遠。那時,驅車在新修的沙石路上兩天即可到達,距離也比過去縮短了二三百公里。

  當時,經過創業者三十多年的開發建設,雙湖鎮中心已有了一條筆直寬敞的水泥路,道路兩旁還有漂亮的太陽能路燈和垃圾箱,黨政辦公樓、敬老院、職工活動中心、幼兒園、普若崗日賓館、加油站等新建筑拔地而起,并建起了大型的太陽能光伏電站。

  過去,小鎮最好的建筑是衛星電視接收站,一座用水泥空心磚建起的房屋,后被現代化的、設備齊全的廣播電視中心大樓所代替。幾個高聳的電視和通信大鐵塔,在雪山襯托下十分引人注目。鎮后山坡東側有一股從雪山腳下蜿蜒而來的溪水。清清的溪流從小鎮旁流過,養育著小鎮的居民,滋潤著綠茵茵的草地,一些膽大的黃鴨、斑頭雁常嬉戲于小溪中,牛羊在小溪岸邊悠閑地啃吃嫩草,走獸與飛禽互不干擾,和睦相處。

  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小鎮西邊曾是全鎮最繁華的地方,拓荒者最早在這片原是雜草叢生、亂石遍地、野獸出沒的草甸子上落了腳,先是搭起幾頂辦公、住宿的棉帳篷,而后蓋起一些土建房子的商店、糧店、銀行、書店、學校、獸醫站等。


這是雙湖特別區(現雙湖縣)新建的城鎮街道和太陽能路燈(唐召明2009年攝)

  時任雙湖特別區區委書記珠巨告訴我,從2002年起,隨著中國石油對口援助的大量資金注入,雙湖小城一天天都在發生著變化:從整個小城找不到半塊水泥磚,到一棟棟磚石結構的樓房拔地而起;從整個小城沒有一截柏油路,到小城主路基本鋪上了柏油;從入夜小城一片漆黑,到小城中心主路有了太陽能路燈;從小城極為不便的通信聯系到使用上移動和聯通兩種手機號碼來打電話……這一切變化在外來者眼中實在不算什么,但在雙湖人眼里卻是實實在在的“翻天覆地”了。


這是雙湖縣新鋪通的柏油公路(唐召明2019年9月19日攝)

  2019年盛夏,當我第11次前往雙湖時,“變”的氣息更是撲面而來。2018年4月投資12.7億元的雙湖柏油公路通車;2019年12月,國家投資6億元,雙湖接入國家電網,人們不再有斷電的困擾……

  過去行路難的公路變成了柏油路后,現在驅車一天即可到達雙湖縣城。乘車旅行已變成一種神奇、圣潔、美妙的觀光之旅。

  在國家和中國石油的大力幫助下,雙湖城鄉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各項事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已經成為一座現代化的城鎮。昔日無人區變成了今朝繁榮的新牧區,創造了人間奇跡!

  如今,為了破解人與自然的共生難題,給野生動物騰出家園,雙湖縣牧民群眾再次響應黨和政府保護生態的號召,告別自己親手建設幾十年的新家園,逐步撤離無人區。


這是棲息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唐召明2001年攝)

  藏北無人區雖然不適宜人類生存,但卻是野生動物的樂園。面積達29.8萬平方公里的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就在這里,是藏羚羊、藏野驢、野牦牛等野生動物遷徙活動的重要區域。

  開發藏北無人區以來,隨著雙湖縣人口增長,人畜和野生動物爭奪生存空間的現象凸顯。此外,由于地處偏遠,環境惡劣,投資成本高,吃水難、上學難、看病難、出行難也始終困擾著當地群眾。

  另外,隨著全球氣候變暖,人畜和野生動物矛盾日益凸顯,雙湖草場開始出現退化。

  于是,為破解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難題,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西藏實施了雙湖縣高海拔牧民生態搬遷。

  2019年底,雙湖縣高海拔牧民生態搬遷項目實施,首批3個鄉鎮的牧民搬遷到近千公里外的山南市貢嘎縣森布日安置點。

  

  這是搬遷前的雙湖特別區多瑪鄉舊貌。近日,多瑪鄉開始搬遷至雅魯藏布江北岸的森布日安置點(唐召明2009年攝)

  今年7月,第二批高海拔牧民生態搬遷實施。7月19日,300多名牧民從雙湖縣多瑪鄉出發,前往森布日安置點。

  8月上旬,近萬名牧民將陸續搬遷到森布日安置點。屆時,雙湖縣7個鄉鎮的牧民將完成高海拔牧民生態搬遷。


這是雅魯藏布江北岸新建的森布日安置點(唐召明2021年9月20日攝)

  2021年,我在森布日安置點看到,一座座藏式院落整齊劃一,水、電、路、網絡等設施齊全,還有學校、銀行、商業街、溫室大棚等配套設施。環境宜人,交通便利,區位優勢明顯。

  雙湖縣牧民南遷后,為了解決人走后牛羊的問題,有關部門設置了數年的過渡期——遷出地按村成立合作社,遷出群眾以草場、牛羊、勞動投入等入股,由部分青壯年留守統一放牧,暫時解決牲畜和生活來源的問題。

  據了解,搬遷的勞動力中有一部分繼續從事牧業生產,一部分參加技能培訓后,從事廚師、挖掘機駕駛等工作,還有一部分到拉薩、山南等地轉移就業。

  搬遷后,隨著人類活動及牲畜數量的減少,雙湖縣將逐步回歸到野生動物的懷抱中。

  人類逐步撤離藏北無人區,既是為了保護高原生態環境和提高人們的生存質量,更是書寫了藏北無人區從“無人有人無人”的時代變遷。衷心祝愿雙湖牧民群眾像當年開發無人區一樣,用勤勞雙手再建設一個新家園,一定能夠開啟更加美好的新生活。(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