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化

“90后”門巴族青年巴桑澤登:在古籍堆里修復時光

發布時間:2022-07-14 10:03:00來源: 西藏日報


巴桑澤登(中)向記者介紹展覽中的貝葉經相關知識。


巴桑澤登(右一)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學習時與故宮博物院的徐建華、楊澤華老師學習、探討業務。


巴桑澤登在聚精會神地修復文物。


巴桑澤登在修復殘缺的經書。


修復完成后的部分經書樣片。


作為主要策展人,巴桑澤登成功完成“一葉千年、貝葉真經”專業展覽的部分貝葉經。


巴桑澤登制作的藏熱墓地墓碑拓片。


巴桑澤登(左一)在接受記者采訪。本版圖片均由曉勇 格桑倫珠 根松擁措 攝

  在西藏,專門從事藏文古籍修復工作者大概有30余人。這其中,稱得上高水準的更是只有寥寥數人。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里,從事這項講究精細又繁瑣工種的人,都是一些嚴肅、刻板的老師傅,再或者以女性居多。

  在拉薩,當“90后”門巴族青年巴桑澤登以一名自由創業者和古籍修復師的身份出現在記者面前時,他又高又壯的外形,一時讓人難以想象他端坐在書桌前,埋頭修復一紙古書的樣子。

  但高大的外形下,巴桑澤登身上顯然透著一股與年齡不太“合拍”的沉穩,尤其是他緩慢而平淡的聲調、慢條斯理的話語,讓人瞬間理解他與這項磨人性子、“慢功出細活”的古籍修復工作之間存在的某種因果關聯。

  盡管,創業不易的慨嘆始終隱約出現在巴桑澤登的言語間,但從他認真和篤定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對古籍修復事業的那份熱愛,讓人不容置疑。2014年,巴桑澤登考入江蘇省南京市的金陵科技學院,在經過一年的預科基礎學習后,他選擇到人文學院攻讀古籍修復專業。在這所國內當時最早開辦古籍修復專業的院校,來自西藏的巴桑澤登受到專業課老師們的格外關注,特別是他的恩師周蘇陽老師。

  周蘇陽先后參與過《敦煌卷子》《東家子》等多部珍藏古籍的修復工作,是江蘇省乃至全國著名的古籍修復師。多年的教學經驗,加上培養更多年輕人的使命感,讓周蘇陽對巴桑澤登在校期間所表現出的對古籍修復專業的熱情,充滿好感并寄予深切希望。因此,周蘇陽對這位來自西藏的學生格外關照。

  “周老師對我特別好,除了上課時間,她總是利用一些業余時間教我裱畫和古籍修復技術。平時若有機會讓學生走出校園實踐,她也會盡可能帶我們出去?!卑蜕傻钦f。

  從大二下學期開始,巴桑澤登就利用每年寒暑假到西藏圖書館古籍保護中心,跟從那里的專業古籍修復師學習藏文紙質文物修復工作。

  2017年暑假,巴桑澤登有幸成為西藏自治區檔案館(局)技術修復科高級工達珍的徒弟。從此,他有更多機會接觸藏文古籍,也開始跟從老師參與一些區內古籍修復工作。

  古籍是不可再生的寶貴財富。古籍修復的原則是“修舊如舊”,最大程度地還原古籍原始的面貌。多年的學習經歷和走入社會后的實踐經驗,讓巴桑澤登熟悉藏語文與漢語文讀寫以及宣紙、狼毒紙、皮紙等相關紙質類的修復工作。

  對古籍修復的熱愛始終如一,也使得巴桑澤登在初入社會后主動尋找機會對古老的貝葉經修復工作進行學習和了解。這使得他在2021年6月至9月,受聘于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以西藏古籍修復師的身份,參與到布達拉宮貝葉經保護修復項目,主要承擔古籍狀態調查組的定損、記錄、拍照等工作。這期間,由他一個人承擔了明永樂版《大藏經》將近4萬頁的定損任務。

  “那幾個月,每天爬布達拉宮,到修復室伏案工作,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很辛苦,但也樂在其中,很喜歡那種一個人面對貝葉經的感覺?!睂@份工作的常態,巴桑澤登早已了然于胸。他說,古籍修復工作者需有足夠的定力,得長時間坐得住,更要在漫長歲月里耐得住寂寞。

  古籍承載著民族的文脈,古籍修復技藝是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而保護的又是古籍這一重要的物質文化遺產。巴桑澤登當然深知古籍修復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時間,與之對應,這門技藝卻并不掙錢。明知現狀如此,他卻義無反顧地一頭扎進了這個偏顯冷門的領域。

  “目前,別說是西藏,就全國的古籍修復高端人才都是非常緊缺的。周蘇陽老師當年對我們最大的期望,就是讓我們這批學生畢業后能堅持在這行做下去,為更多的古籍‘續命’,讓子孫后代有機會見到古籍。而我自己也希望我將來的孩子能看到我修復的古籍?!卑蜕傻遣粺o期待地表示。

  巴桑澤登說自己很幸運,在最重要的學習提升階段,遇到了像周蘇陽、達珍那樣的國家一級古籍修復師。她們言傳身教,將自己對古籍的熱愛傳遞給了年輕一輩,那是文明的傳遞,也是對傳統民族文化的極大認可。

  從大學首次接觸古籍修復這門專業以來,短短幾年,巴桑澤登先后參與過不少與古籍修復相關的工作:

  2015年6月至8月,他在西藏圖書館對藏文紙質文物進行修復;2017年6月至8月,參與布達拉宮紙質文物修復室的建設工作;2018年6月至8月,南京博物總館太平天國博物館修復清代官刻古籍一套(五十本);2019年12月至次年2月,為成都杜甫草堂修復清代紙質文物;2020—2021年,受聘于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參與布達拉宮貝葉經保護修復項目(古籍狀態調查組);2021年11月,參與西藏大學菩日文獻修復與修復教學工作。

  2021年底,巴桑澤登與合伙人朱宏濤在拉薩成立了一家古籍修復工作室——西藏諾正集才文物修復有限公司。目前,工作室只有巴桑澤登一名古籍修復師。

  巴桑澤登說,全區需要修復的古籍數目龐大,但真正能沉下心來干這行的人卻寥寥無幾。他因此偶爾也顯現出一種與年齡并不相符的憂慮。他說:“我也提議過在西藏大學設立古籍修復專業,這當然需要時間,古籍修復這個承載民族文脈的傳承需要一代代人付出真心和努力,我很榮幸成為其中一員,也希望越來越多的古籍能從我們這輩年輕人手上‘妙手回春’,再‘續命’幾百年?!?/p>

  作為一名古籍修復師的巴桑澤登,盡管對創業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和西藏整體古籍修復現狀感到一絲焦慮,但對自己所衷愛的這份事業始終初心不改,充滿期待。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