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援藏

援藏16年跋涉50多萬公里 他為祖國打造一艘“種子方舟”

發布時間:2022-04-06 09:16:00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援藏16年,他跋涉50多萬公里,采集了1000多種植物的4000多萬顆種子,數次攀爬到海拔6000多米的高度,曾把中國植物學家采樣的腳步留在了最高處。他就是我國著名植物學家鐘揚。

  昨晚,最新一期《故事里的中國》帶我們回望植物學家鐘揚的“種子人生”,向新時代扎根祖國大地的中國科學家致敬!

  少年英才的鴻鵠志

  為國家培育更多人才

  上世紀八十年代,鐘揚作為計算機人才,來到中國科學院武漢植物研究所工作。在同事張曉艷的引導下,第一次開始接觸植物學相關的專業。后來,鐘揚和張曉艷結為了夫妻。

  天資聰穎,年少有為,三十出頭的鐘揚成了植物研究所的副所長。

  2000年,鐘揚放棄中國科學院武漢植物研究所副所長的位置,受邀加入復旦大學,立志培養出更多植物學和生態學的人才。

  “我真的想多培養一些未來生態學的人才,在每一個學生的心里,都種下一顆熱愛植物和生態學的種子?!辩姄P說。

  帶領學生遍走西藏

  打造“種子方舟”

  青藏高原,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高山植物資源,但在全世界最大的種子資源庫中,卻沒有西藏地區植物的資料。鐘揚認為必須要填補這個空白。

  2001年,鐘揚第一次前往西藏,此后每年都會赴西藏進行野外科考工作,堅持在高原采集種子。

  巨型柏樹是西藏特有的樹種之一,分布狹窄,數量稀少,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植物。為了保護巨柏,鐘揚帶領學生們行走在雅魯藏布江兩岸等地,歷經三年,將全世界僅存的3萬余棵西藏巨柏逐一采樣、登記造冊。他所采集的高原香柏,已經提取出抗癌成分。

  “鼠麴雪兔子”是西藏特有植物,是世界上有記載的生長海拔最高的植物,具有極高的科研價值。然而,進入海拔6000米的地區采集,對于一般人的身體是一個極大的挑戰。但是在他的堅持下,鐘揚最終在海拔6100米的高度,采集到了鼠麴雪兔子,也將中國植物學采集的最高海拔推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

  在青藏高原采集種子,艱難程度難以想象,由于山的阻隔,常常一天要行駛800公里。行駛途中,泥石流,塌方、翻車都是家常便飯,往往要同時忍受著高原反應、暈車、顛簸,常人很難堅持下來,而鐘揚一堅持就是16年。

  為了讓世界重視西藏的種子,鐘揚帶領學生們“盤點家底”,遍走西藏收集種子,16年間收集了1000多種植物的4000多萬顆種子!

  16年來,鐘揚為西藏人才培養,傾注了全部心血。他幫助西藏大學,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第一”:申請到了西藏第一個理學博士點,為藏族培養了第一個植物學博士,帶出了西藏第一個生物學教育部創新團隊,帶領西藏大學生態學科,入選國家“雙一流”學科建設名單,為西藏生態學的未來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跟生命賽跑的人

  一年飛行167次

  為“種子事業”常年往返于上海和西藏。高低海拔來回切換,對身體損傷很大。2015年,鐘揚突發腦出血,醫生建議絕對不能再去西藏,他卻越發覺得時間有限,加快了工作步伐,僅2016年就飛行了167次!

  然而就在2017年9月25日,鐘揚在工作中遭遇車禍,生命永遠定格在53歲。

  “我希望自己做一個嚴肅、活潑的科學工作者,在科學的道路上攀登下去?!辩姄P16歲時在日記本里寫下的這句話,牢牢地固定在了他的生命軌跡里。就連自己的雙胞胎兒子,鐘揚都用植物來命名:云杉和云實?!耙粋€裸子植物,一個被子植物,可以包含所有的植物界,也體現了我們熱愛植物就像熱愛我們的孩子一樣”,鐘揚妻子解釋。

  “不是杰出者才做夢,而是善夢者才杰出”。鐘揚把自己活成了一顆追夢的“種子”,如今種子回歸大地,無數年輕人接過了他手中的接力棒,用另一種方式讓新生綻放。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